当前位置:梵音文学 > 伤感文章 >

杭州派出所长倒下第100天,老婆ICU里每天重复这句

您所在的位置:   杭州网 > 杭州新闻中心 > 社会新闻  
 
   

   
杭州派出所长倒下第100天,老婆ICU里每天重复这句话!隔着屏幕都感到心碎...  
2018-12-28 13:22:25杭州网  

杭州日报 记者 钟玮 通讯员 朱建峰 视频 廉笑尘 钟旭峰

9月19日凌晨,富阳城南派出所所长金健勇在值班办公室里突发脑溢血。民警谭鑫一脚揣开办公室门,与汪波一起将他背出办公楼,送医。

他办公桌的笔记本上,仍记录着19日上午要开例会传达的省公安厅扫黑除恶会议精神。可是100天过去了,金所长仍在ICU里深度昏迷。

“醒来好不好?没噶长时间好困的......”ICU里妻子抚摸着他的头,憔悴地重复这句话。

100天了,醒过来好不好?

“没噶多时光好困的”

绿灯,浙医二院门前20来米宽的解放路斑马线上,路人行色匆匆。陈燕青就是其中一个,她背着双肩包,面容憔悴,沉默走来。

丈夫金健勇就躺在ICU病房里,每天上午10点半到11点是陈燕青和金健勇同事们宝贵的探视时间。从酒店到对面医院这段路,好像很漫长,从穿短袖的炎夏一直走到裹起羽绒服的冷冬,100天了。

陈燕青最懊悔的是,19日凌晨自己的手机关机了,没能在金健勇还能说话的时候,接起他的电话,“他肯定有要紧的事情,要交代我的。”她从护工那里学来了护理技巧,探视时给金健勇捏捏手、活动活动关节,修剪下指甲和长起来的胡须。能做的,除了等,就是这些。

金健勇的儿子小金17岁,今年高三,每两周学校里放学时,小金都到医院里来。不能探视的时间,陈燕青就陪着儿子在医院周边一圈圈走路,散散心。1米8几的小伙子,在妈妈跟前少言寡语,但自己在手机里搜“脑溢血”、“蛛网膜下腔出血”等等各种信息。

其余的时间,小金每天晚上都打电话来。电话里很想问问有什么好消息,又只是讲学校里的事情。“最后他问我还有没有什么事情?我说没什么事情。他就知道了,老爸还是老样子。”陈燕青说。

17岁,说长大也长大了,说成熟又没成熟。陈燕青觉得不管怎样,在儿子面前,尤其这么关键的高三一年,她总要坚强一点:“老爸现在这样,还比较平稳,我们都要再坚持,老爸也会坚持的。”

这些日子里,小金跟妈妈说,每周三的改善伙食不用再送学校来了,冬天的厚衣服他也不带回家,自己洗了;陈燕青一周在医院对面的酒店里住五六天,其他时间由亲戚来换,好在单位里领导也都理解,但她很少能睡个踏实觉;母亲和婆婆也时常来问情况,“你们放心,今天都好的,平稳。”陈燕青实在也没有更多好说了。

昨天上午,我在浙医二院穿好无菌服,陪着陈燕青走进了ICU。二十多张病床,设备仪器的“嘀嘀”声此起彼伏,金健勇安静地躺在7号位上。陈燕青望着丈夫,一手摸着他的头,用富阳话喃喃说:

“健勇,你已经困了三个多月了,醒过来了好不好? 儿子天天打电话来,就想听到你的好消息。”

“好醒过来了,没噶多时光好困的。你听到没有?”

“我们一家已经好几年没出去玩了,等你醒过来带我们一起去。”

“要坚持。”陈燕青说完,转头抹一把掉下的眼泪。

 
来源:杭州日报    作者:记者 钟玮 通讯员 朱建峰 视频 廉笑尘 钟旭峰    编辑:吴阳杰    责任编辑:方志华  

 
『相关阅读』  

 



 


上一篇:东莞59岁老人李亮九 224天完成世界马拉松大满贯

下一篇:"点唱机音乐剧" 《马不停蹄的忧伤》即将上演

猜你喜欢